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。

成都,南桥上的龙头,望着湍急的江面,就这么一直望着。

没有终点,只有方向。

光影在墙上,故事也在墙上。

一直下雨,不好玩。

光,刺眼的光。

光,刺眼的光。

© 含羞包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